存在於寂寞的心田

風兒來過,曾留下痕跡,就已足矣,我在風中笑得燦爛。在那風兒吹過的地方,有晴天也有雨天,那過去的日子就像風兒從我身邊飄過。然而風兒飄過,有再回來的時候,而那些逝去的日子還會不會再回來?茫茫人海,我只是大千世界的一粒微塵,在無邊無際的空間裏飄啊飄,和其他的塵埃牽住了手,從此不再孤單,心依然在那風兒吹過的地方。每每感傷以前逝去的日子,我都會用自我安慰的方法來撫平心中那此起彼伏的心田。

不止一次跟那些剛畢業的年輕人談到生活的困難,工作的辛苦,還有感情的迷惘。但是這有什麼用呢,無非是一個盲人提著一盞燈在馬路上摸索路況,可能自己認為可以給其他路人帶來光明,但是漂浮不定的火苗換來的是他人的暗笑。風兒掠過我的心河,悸動的心波泛起一河綠衫,一只紅蜻蜓落在我的鼻尖,傾聽我對遠方風兒心儀的氣息。冬去春來,花開花落,會有幾個人能陪你一起走過,周圍的人都有一個保質期,趁還擁有,珍惜吧。

一路走來,不曾寂寞,是一種幸福。用文字鋪一箋綿綿相思的情感,醉了一個又一個多情的夜晚和清晨。我默默地感受風兒的心跳,卻深深淪陷進無可奈何。假如風兒有顏色,我願做一朵白雲,一朵飄逸的白雲,成天跟隨著風的步伐在天地間遊走,讓風兒不再孑然一身,讓風兒的輕柔無處不在。如果受了傷,請抬起頭看看太陽;如果要分別,請想想曾經的時光。我喜歡有風的日子,風兒吹亂我那並不算長的頭髮,撩起我的衣角.這時,一切的煩惱都會煙消雲散;我也喜歡有雨的日子,雨水淋濕我的全身,睜開我模糊的雙眼,所有的煩悶就都落在雨裏……

風兒是東北的風兒,黑黑的土地上,記得有一位黑黑的嫂子,那是歌裏唱的。然而,我心目中的風兒卻是那麼漂亮而溫純。我想像,東北的風兒凜冽的像一只驚穀的虎嘯,東北的風兒有時又靜如處子,用溫暖撫摸行路的人兒。風兒總喜歡和我們捉迷藏,它時不時地從我們的發梢輕輕吹過,又不知不覺從我們身邊悄悄溜走。它是天地間的小精靈,總愛穿著一件透明的斗篷,來無影,去無蹤。我曾努力地想抓住風,可它說自己是自由的無色精靈,我的眼睛發現不了它。於是我常想,風兒為什麼沒有顏色?於是,任遠方的風兒,吹冷腮邊的淚珠。

我曾在月光下為你祈禱,在雪地上低低呼喚,在我高高擎起的風燈下我許了一個美麗的願望。夜裏的風有點涼散,吹在身上可能帶走些溫暖。還是那樣的黑夜,路燈依舊昏暗,變的不是天,而是自己的心。假如風兒有顏色,我會喚來彩霞仙子,讓她和風兒結成親密的姐妹,讓世界的每一角落都充滿炫目的瑰麗,即使在漆黑的夜晚,宇宙也能感受她迷人的溫馨。它若來到一望無際的戈壁荒灘,也許會變成綠色,貧瘠裸露的地表立刻青蔥碧玉,生機一片;它若來到春寒料峭的花園,也許會變成紅色,花兒立即芳香四溢,人間頓時絢麗多姿。

偶爾的自嘲會讓人有點傷感,害怕失去那種釋然,害怕失去那種幸福的坦坎,同樣也害怕失去那張記憶中微笑的臉。風兒吹著叮噹響,春意淡淡。風兒從我的屏前離開,獨自靜看夜空,繁星點點,輕輕撫摸風兒留下的痕跡,發現風兒已無影蹤留下的只有一顆孤星。我記得去那風兒吹過的地方,尋求希望的力量。思想一定是遊遍了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與白雲一起飄飛,與大海一起澎湃,與山間的小草一起翩翩起舞。

不知不覺天空中落下一片葉子,落在我的手心。我向它凝視許久,笑了,它也會意的動了動仿佛也在笑。一陣風刮起,吹亂了我的發絲,也吹走了那片葉兒。我拼命地追去,可它越飛越高,越飛越遠,漸漸的消失在了天邊!涼風吹過臉頰,真是舒服。被放逐的水燈搖曳著迷人的亮光,我相信你一定會把我的願望和祝福帶到窗前,深夜若有風來敲門,那是我遙寄的祝福走到你的窗前。

風兒,你要輕輕地。莫要吹亂了我心緒!在這起風的日子裏。想起了遠方的天空,想起了遠方風兒,也想起了遠方應該思念著的人。風兒它是活潑的小精靈,它的色彩也應該變幻莫測吧!假如風兒有顏色,我願自己是一名畫師,我會用濃筆蘸滿風的色彩,在傍晚時分為天空添上幾筆光華,讓靜謐的星辰不再單調。

我在這裏緊守著風兒的容顏,讓她漂亮我的眼眸,拂過我的嘴唇。一個個夜晚,當我的手指僵硬的時候,風兒吹來,便是精神矍鑠,倦意全無。假如風兒有顏色,我願做一個裁縫,手拿一把弧形剪刀,輕輕剪下風的一角,為大地披上一件絢麗的長紗裙。這樣,一年四季,大地都能美麗如夢,飄渺如煙。思緒如風的飄過,就註定了他會像風兒一樣的灑脫,像風兒一樣的自由,像風兒一樣的快樂。那些回憶就像斷了弦的琴,怎麼也奏不回曾經的旋律;那些夢就像斷了弦的琴奏出的旋律,怎麼也沒有辦法拼回去。

風兒讓我再一次存在於寂寞的空間,無法追逐,也不能發出任何的聲響。風兒註定要離開我,因為她的眼神一只關注著生她養她的山山水水,卻不能走進另一片景色,如何也觸摸不到那一頭隨風飄飛的青絲。當晚風吹進我虛掩的窗戶,你的思念和祝福是否也會塵埃落定,今夜就寄居在我寂寥的窗口,思念在冷風裏該如何安眠,我又該如何枕著你冰冷的思念遊進溫暖的夢鄉

給自己一個美好地理由

八月,踏一路花香前行。荷花清逸,夾竹桃灼熱,玫瑰火紅,月季熱烈,美人蕉妖嬈……清風徐來,幽香襲人。碧藍的天幕,飄著朵朵白雲,綠陰深處,蟬鳴也變得悅耳,田野裏蟲聲細細,池塘裏蛙鼓陣陣。每個日子,都染著花香,飛著白雲,帶著流水的清音。每日看著朝陽旭日,對著回龍夕照,日子也過得清閒探索四十 邪教,平靜而安逸。

最近兩個月來,很少寫文字,不是沒有時間,而是被俗人俗事破壞了心境。總認為,文字應該是從心底流出來的,心靜了,才會與文字相約,情意綿綿,共一場繾綣。文字,猶如戀人,你的心誠不誠,她都感覺得到。今生,只愛文字,在文字裏隱居,與文字戀愛,還要與文字,相約一個來生。文字,是心語,是與靈魂的對話。她是那樣地忠實於自己,從來也不曾背叛。盡可以耳鬢廝磨,用文字築夢,建一個世外桃源。

現實,總是太累,讓人疲憊,讓人失去自我,甚至忘記了靈魂的存在。靜下心來,與靈魂對話,寫一些可有可無的文字,不為名,也不為利,只為給自己一個洗禮,清除污染自己的塵埃。人生,活的是一種心境。好的心境,決定了幸福的指數。寫文字,對我來說,是一種休閒Pretty?Renew?退錢,一種放鬆自己的方式。

文字如清風,如明月,如流水,如浮雲,如指尖的花瓣,空氣裏的清芬,或某個故人,總在身心俱靜的時候來訪。只有在寫文字的時候,我的心是最靜的,也是最乾淨的。靜得如幽寂的山野,淨得如明澈的小池,一個個文字如遊魚、飛鳥般,從山野裏,清池裏飛出來,遊出來。閑閑的,安靜的,只為美,只為自由,只為天籟一般的心音。

事實上,我很少說話。不是不會說,而是不想說,這世上,沒有幾個人,值得自己喋喋不休。只在獨處時,與自己的靈魂,共語一番,最美麗的話,說給自己聽。靜靜的,敲打出滿眼花瓣雨,滿鼻子的幽香,遍身的清涼與愜意。任時光荏苒,歲月流逝,世上紅塵滾滾,物是人非,我依然保持純真的本性,給自己一個美好地活著的理由美白丸

不讓紅塵染心,不讓心兒亂動,不在欲望裏迷失方向。只為找回真我,保持一顆初心,快樂自己的快樂,幸福自己的幸福,不為外物所動,不為外境所迷,不為欲望所惑。這世間,很多人,很多事,無非是激起我們的欲望,想讓我們淪為他們的奴隸。我既不為你所惑,又怎會受你奴役?心身兩閑,就是瀟灑,也是解脫。



情,只是曾經


如果給不起希望,請不要讓心絕望,若不靠近,歲月都不會染霜。隱於心,止於尋。傷透了,就百毒不侵。我不想堪破,更不會墮落。緣分本是水,一輩子愛一回,喜歡可能有很多,入心的只一個,為了他寧願不成佛。遠的近的,就像火,熱過冷過,最後全都不記得。糊塗一個局,只是著了迷。夢裏看花花最美,欲求不得情最深。簡單就是幸福,可是我已經簡單不了。

愛落指尖殤,皓腕鎖情長。痛在笑中藏,散做詩裏香。愛情裏沒有勝負,只有誰更在乎。誰認真了,誰就輸了。誰動心了,誰就哭了。有些風景適合遠觀,有些人要懂得止於欣賞。“愛”別輕易說出口,一旦落地,碎了的不止是心。花開的香氣,藏在眼裏的秘密,在文字裏棲居,淡淡的游離,放棄一段感情的勇氣,可以把生死置於絕地。千帆過盡後再也不會為誰淩亂,孤單縱然放電,也可以找到一個個瓶瓶罐罐裝滿,放在養蠱的夜裏,與月色纏綿。有些話題根本沒有懸念,你之所以讓別人給你答案,只是自己還不死心。明知是場賭,卻又不想輸!

止水於心,是破繭而出的一種靜止,縱有千鈞雷霆湧動,亦可安然無恙,或許這是一種境界,可自己知道這是煉獄後的沉靜。做一物一景,隨著春天的引領,走進溫婉,沒有纏綿,只有淡然。往事盡隨風,化作夢裏禪。一夢已千年,何處尋樓蘭迪士尼美語 世界

春風吹綠了岸邊的柳煙,小河淌出了欲念的癡纏,只想做一尾魚,不盼朝暮,隨遇而安。遊過三生癡,默守水中歡。翠色多少暖,燕來幾流連。誰在碧痕處,赤足踏清禪。了悟皆是歎,淡看月中天。寒夜落花飛,誰在幽夜醉。褪去浮華色,望穿錦書回。輕舞伊人頹,刺青描黛眉。憑欄點秋水,墨臨千滴淚。

有多想每一筆都刻在彩雲之上,讓夢抵達原鄉,一生癡狂都發出裂帛綿柔的聲響。往事如煙,不思量自難忘,一痕語一痕燙,一痕相思入夜涼。莫說花太香,莫說人彷徨,風弄情繞指,雨打芭蕉黃。瘦影孤單雁,誰言墨生香?心若秋風葉,抱枝香上老。臨水照瘦影,橫笛此生長。時光是一堵牆,驚豔了過客,影子在裏面拾荒。風留下了夢,我們把思緒雕樑畫棟,裝飾著虛無的回想迪士尼美語 世界

一場意料之外的寒,將溫柔凝成紅色的淚海。再回首,路到了盡頭。你要走,我不曾挽留。人生的十字路口,總有一些不想罷手,慢慢在風裏化作無欲無求。曾經深愛的,隨著時間雲淡風輕,是我變了,還是你根本不是我最終想要的停留?錯過了才知道疼是撕心裂肺,當春風吹進眼睛,眼裏淌出溫柔,那河邊輕舞的垂柳,啾啾叫著的雀鳥告訴自己可以重新來過,所有的磨難是要讓更好的一切與你相逢,那些曾經只是匆匆的一景,不值得逗留。愛情,只是曇花一現,從奪目到荼靡凋零,一瞬的燦爛,然後灰飛煙滅。雲水禪心寵辱不驚,終於學會了淡定。你不再是我愛的源頭,心在天空飛翔,忙碌讓憂傷無從下手。曾經深愛,如今只是朋友,平靜的面對現實,不再讓心為誰守候。真情只一瞬,殘成半生囚。若是雲水心,必飲忘情酒迪士尼美語 世界


註定的幸福

幸福是什麼?我想在這個物質橫流愛情氾濫的社會,很多人都說不清什麼是真正的幸福了。許是麻木了,幸福成了現實世界的奢侈品;許是看淡了,幸福成了愛情世界裏的過期品。一段情,一生思念,一份愛,一世牽絆。有人說,忘不掉的痛苦是糾結在心海裏的種子,等它紮了根發了芽直到開了花,便再也沒有回頭的路了,痛苦便成了揮不去抹不掉的常客。

在世界昏暗到沒有光的日子裏,你的身影成了我記憶中的唯一,我的任性你的包容,如花般散開一瓣瓣的溫暖。一杯茶一卷書一份愛一份旖旎,沒有誰會是誰的永恆,沒有誰會是誰的永遠,在那些我們自認為不能甚至是不會失去的永遠,總是在歲月和年華擦肩的時候散開了。直到最後我們才深刻的明白,那些說著永遠的人都丟失了永遠,於是我們開始選擇銘記,銘記那些日子和回憶,至少那是證明存在的唯一證據。

有一種幸福叫做銘記,在天與海交接的地方一片湛藍折射出回憶的影子,微風扶過海面,一圈圈地漣漪把思念吹開。誰會記得在那個末年的時光裏,曾經有這樣的一段回憶,回憶中有你有我還有那些個美好的日日夜夜。有人說銘記是一種痛苦,更有人會說銘記是一種折磨,只是人們都忘記了心底的那份柔美,那份一觸即破的疼痛,也曾被幸福的光環圍繞著或近或遠。

你常說:“不聯繫不代表不思念,不說話不代表不惦念”這些都是廢話,太多的人和事就是因為被這樣的距離磨滅了,最終剩下的就只剩下無奈。網路世界,是我們心靈宣洩和釋放的伊甸園,正是因為有了網路有了這群可親可敬的朋友,我們的世界才開始有了幸福的光點。現實的殘酷和悲催,讓心一點點地冰封直到決絕,因為有了網路這片世界,讓我們找到一份現實無法觸及的溫暖膠原自生

都說喜歡文字的人,心底總有化不去的傷痕,或許這句話真的說出了我們內心深處的柔軟。我們用文字銘記一段段回憶,我們用文字描繪一場場過往,或悲或喜,都給了我們無可代替的美麗。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銘記,銘記世界那頭同樣用鍵盤敲出溫暖的彼端,或許時間會讓我們沉澱的越發沉默,但是那些曾經共同經歷的日日夜夜,都成了我們幸福存在的證據。

你知道嗎,我一直都懂一直都在,只是現實的無奈把我的勇氣磨滅的不留痕跡,夜幕降臨那些叫做回憶的種子伴隨著我到天明日落。曾經我以為我的世界一片蒼涼,正是因為遇到了你們,我深刻的明白虛擬的網路卻有真實的情感,遇到你們我學會了淡然,我明白了幸福的真諦,銘記該銘記的幸福就是你們給的溫暖。

親愛的曉旭,快到你的生日了,我知道很多人會給你祝福,我也知道我的祝福是大海一粒,其實這篇文我準備了好幾天,也期待了好幾天,刪了寫寫了刪,第一次害怕會寫的不好,我在想你看到這篇文章肯定又會哭的淅瀝嘩啦,就像你雖然總是表現的很堅強,可是我知道你只是假裝堅強罷了。我喚你相公,你稱我娘子,或許我們真的是很有緣吧,三年前得我們陌生只初識,你知我名我識你名,如此而已,兩年後我們再次相遇相惜相知,或許這就是緣分,一開始就註定的緣分瑪姬美容

對不起,我知道我的任性常常傷害了你,我的沉默不語常常讓你胡思亂想,我不知道我的永遠是否是廉價的奢侈品,但是我想說,我的思念伴隨著你不遠不近,只要你轉個身我會在你的身後。

你的關心你的守護,你的溫柔你的體貼,你的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很自責,親愛的我很不稱職不是嗎?本來打算到你生日那天在發出來,不過既然那麼多的人都開始發了,我也沒必要繼續等下去了,就讓我微小的祝福連同他們的一起算上,凝聚成更多的幸福。

傻瓜,好好養身體,好好照顧寶貝,還有不要欺負我女兒哦,不然小心我去揍你,我一直都會在這,很近很近的距離,只要你說話,我就會出來,在你不遠的地方守護著。原來我們那麼多的對不起,生日快到了,又成熟了,不要任性的傷害自己,一切都會好的瑪姬美容


有你的陪伴的日子

院子裏的梧桐樹,小喇叭一樣粉紫色的花,也不知道開了多少回,一小簇一小簇蒲扇一樣的葉子,也不知道飄落了多少次。陪伴著遠在他鄉的你,度過一個又一個日出月落,一個又一個颳風下雪的日子。梧桐樹下訴說著飄落的愛情,和那逝去的青春年華,獨自看白雲悠悠黃河東去,獨自望大雁北飛,落日映照淒美的晚霞。
站在異鄉的土地上,想起與你在一起的夜晚,獨自遙望故鄉,無限的鄉愁與思念,剪不斷理更亂。一段往昔給了你,用青春書寫生活,用稚嫩唱著快樂。講故事寫詩歌,洋洋灑灑千字萬字,卻沒有寫過一個愛字,時間就這樣過去,離別,再相聚已是多年。那是一個盛夏的夜晚,久別重逢的我們,聽著遠處傳來的蛙鳴,喝著雪花啤酒,講著各自的故事,喜悅伴著淚水,酸楚伴著微笑。我們哭了、笑了、又沉默了,雖沒有牽手勝似牽手,傻傻地坐著、看著、無語著,一起望著稀疏的星星,偶爾還躲進雲裏。沒有擁抱,沒有親吻,有一種遺憾是幸福,有一種悔恨是眷戀。有一些盲目,卻沒有錯誤,有一種無知。卻是浪漫。那晚成了我們永久的牽掛,永遠的思念,一直到今天瑪姬美容
如果有一天再回到從前,我會在那樣的夜晚,那樣的地方等你,讓沒有牽手的愛從頭再來。讓村裏那個叫小芳的姑娘,穿上婚紗,陪我度過那個年代。讓八十歲相約的我們,給曾經的愛安個家,蓋個房子,不讓它無家可歸,擁有一本屬於你我自己寫的詩集,寫盡白山黑水,鮮花草地,還有那期盼已久的愛情。我們已經習慣失去,默許著擁有。愛的記憶,讓心靈超越,讓固執堅守著蒼老,熬成誓言。溫暖著我們永不褪色的記憶,真的祝福,真的愛過,雖然有一路寂寞,那也是值得瑪姬美容
塵封了七千多個日日夜夜的記憶,又被喚醒了無法抹去,無法忘卻,都成了今生故事裏的一部分,珍愛那顆純淨的心吧,在溫暖中過完剩下的日子,哪怕傷了,累了,痛了也要真心面對,無怨無悔,簡單的平靜的活著。
點點星光照亮孤單寂寞,只願陪你,只要陪你,愛被愛寬容諒解,愛與愛是一生美好的相逢。梧桐樹下貼著曾迷路的標籤,拼湊一幅愛情的圖畫,邂逅的美麗和打開愛絢麗的密碼。只要你路過,只要你看懂,梧桐花開伴我一時思念,梧桐花落伴你一世孤單。不想隔著距離看你,我已把你的愛折疊簽收了,梧桐花開我們約定一起看雪,梧桐花落我們夢中相約,相知相守,任世間滄桑,任歲月老去,有你在不怕風雨,有你的陪伴,明天的太陽會更燦爛瑪姬美容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