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定的幸福

幸福是什麼?我想在這個物質橫流愛情氾濫的社會,很多人都說不清什麼是真正的幸福了。許是麻木了,幸福成了現實世界的奢侈品;許是看淡了,幸福成了愛情世界裏的過期品。一段情,一生思念,一份愛,一世牽絆。有人說,忘不掉的痛苦是糾結在心海裏的種子,等它紮了根發了芽直到開了花,便再也沒有回頭的路了,痛苦便成了揮不去抹不掉的常客。

在世界昏暗到沒有光的日子裏,你的身影成了我記憶中的唯一,我的任性你的包容,如花般散開一瓣瓣的溫暖。一杯茶一卷書一份愛一份旖旎,沒有誰會是誰的永恆,沒有誰會是誰的永遠,在那些我們自認為不能甚至是不會失去的永遠,總是在歲月和年華擦肩的時候散開了。直到最後我們才深刻的明白,那些說著永遠的人都丟失了永遠,於是我們開始選擇銘記,銘記那些日子和回憶,至少那是證明存在的唯一證據。

有一種幸福叫做銘記,在天與海交接的地方一片湛藍折射出回憶的影子,微風扶過海面,一圈圈地漣漪把思念吹開。誰會記得在那個末年的時光裏,曾經有這樣的一段回憶,回憶中有你有我還有那些個美好的日日夜夜。有人說銘記是一種痛苦,更有人會說銘記是一種折磨,只是人們都忘記了心底的那份柔美,那份一觸即破的疼痛,也曾被幸福的光環圍繞著或近或遠。

你常說:“不聯繫不代表不思念,不說話不代表不惦念”這些都是廢話,太多的人和事就是因為被這樣的距離磨滅了,最終剩下的就只剩下無奈。網路世界,是我們心靈宣洩和釋放的伊甸園,正是因為有了網路有了這群可親可敬的朋友,我們的世界才開始有了幸福的光點。現實的殘酷和悲催,讓心一點點地冰封直到決絕,因為有了網路這片世界,讓我們找到一份現實無法觸及的溫暖膠原自生

都說喜歡文字的人,心底總有化不去的傷痕,或許這句話真的說出了我們內心深處的柔軟。我們用文字銘記一段段回憶,我們用文字描繪一場場過往,或悲或喜,都給了我們無可代替的美麗。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銘記,銘記世界那頭同樣用鍵盤敲出溫暖的彼端,或許時間會讓我們沉澱的越發沉默,但是那些曾經共同經歷的日日夜夜,都成了我們幸福存在的證據。

你知道嗎,我一直都懂一直都在,只是現實的無奈把我的勇氣磨滅的不留痕跡,夜幕降臨那些叫做回憶的種子伴隨著我到天明日落。曾經我以為我的世界一片蒼涼,正是因為遇到了你們,我深刻的明白虛擬的網路卻有真實的情感,遇到你們我學會了淡然,我明白了幸福的真諦,銘記該銘記的幸福就是你們給的溫暖。

親愛的曉旭,快到你的生日了,我知道很多人會給你祝福,我也知道我的祝福是大海一粒,其實這篇文我準備了好幾天,也期待了好幾天,刪了寫寫了刪,第一次害怕會寫的不好,我在想你看到這篇文章肯定又會哭的淅瀝嘩啦,就像你雖然總是表現的很堅強,可是我知道你只是假裝堅強罷了。我喚你相公,你稱我娘子,或許我們真的是很有緣吧,三年前得我們陌生只初識,你知我名我識你名,如此而已,兩年後我們再次相遇相惜相知,或許這就是緣分,一開始就註定的緣分瑪姬美容

對不起,我知道我的任性常常傷害了你,我的沉默不語常常讓你胡思亂想,我不知道我的永遠是否是廉價的奢侈品,但是我想說,我的思念伴隨著你不遠不近,只要你轉個身我會在你的身後。

你的關心你的守護,你的溫柔你的體貼,你的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很自責,親愛的我很不稱職不是嗎?本來打算到你生日那天在發出來,不過既然那麼多的人都開始發了,我也沒必要繼續等下去了,就讓我微小的祝福連同他們的一起算上,凝聚成更多的幸福。

傻瓜,好好養身體,好好照顧寶貝,還有不要欺負我女兒哦,不然小心我去揍你,我一直都會在這,很近很近的距離,只要你說話,我就會出來,在你不遠的地方守護著。原來我們那麼多的對不起,生日快到了,又成熟了,不要任性的傷害自己,一切都會好的瑪姬美容


清新的水中荷

昨天,遁著濕地的棧道去尋那一處荷塘。
剛到濕地,棧橋邊圍滿了人,在火熱的陽光下。問停車場的管理員,是何活動?他說在放生。原本以為放生,只是將有生命的弱小動物放入利於它生存的水中而已,還生命以生存的本能。沒想到今日看到一場真正的放生,卻是如此的隆重。他們撘建一個臺子,擺了供品,道士著特殊的裝束,念念有詞。人們時而跪拜,時而雙手合十默念。也不乏圍觀著。缺憾,我沒有走近,細看一場放生。一直不太喜歡湊熱鬧,也不太喜歡這種與佛教或是道教有關的法事活動,更是因為似懂非懂。我遠觀這場持久而厚重的儀式,漸行漸遠,沒有看清放生了何物?遇水而棲,想必是魚、鴨之類。
這片濕地原有很多的野鴨、鶴、鸛和不知名的鳥類。今年,這些動物越來越少,不知何故?水底生長著密集的水草,更多蘆葦、蒲葦。越來越密的蘆葦也越來越廋弱低矮,到現在還沒有蘆花抽出,去年的枯葦混雜其中。在濕地的一處開鑿了兩小塊荷塘,急切地想去看看。因為氣候關係,荷花能在北方妖嬈,的確令人驚豔。但我確實不記得第一次看到它開花的時節,所以,怕錯過了最嬌豔的花期,匆匆而往彩光去斑
太陽火辣辣地照耀,棧道兩邊蘆葦擁擠,或高或低的葦叢綠意青翠。偶爾有飛鳥滑過,也有蜻蜓落在葦葉上。一些小昆蟲侵犯我的肌膚,叮咬,吸血。一把傘遮蔽頭頂的陽光,快步走過七拐八彎的棧道。終於抵達那片荷塘,卻只有稀疏的荷葉平鋪在水面。從春到入夏以來歐遊,天一直不是很熱,總是陰晴不定,也許防礙了荷花如期開放,也許根本就不到花期。知道遠處還有幾個蓮花池,去年夏天去了幾次方才看到柔弱的蓮花清麗地顯露笑臉。想必此時的蓮花與這荷塘一樣,只是一些圓圓的葉片如花一樣在平靜的水面張開。每一個週末,穿越一次濕地,尋荷尋蓮,只為看一眼清新的水中花容。
美麗無處不在,只要願意千裏探訪。在心底留下一些花影,輕搖上台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