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唯一主旨

冷似乎是一夜之間到來的,這種深秋的冷讓我想起了好小時候學的《一件白襯衫》,我已經完全模糊的全部的課文,就記得課文的開頭說是深秋,特別冷。這樣的記憶片段有很多,零碎在腦海裏,偶爾隨著情景就翻騰出來。我總以為別人的記憶該是一大片一大片連著的,看過一篇果殼上的科普後,認識到我這樣的記憶是大多數人的記憶方式。
這周都是跟著實習生坐在教室最後面聽課的,看著九零後的小姑娘青春盎然地跟孩子們講著課,聲音裏顫巍巍的帶著些緊張的時候,我就開始不自覺地走神,琢磨我像這姑娘一般大的時候,是怎麼完成自己的實習第一課的。這種感覺就好比聽著別人在誇獎別人家孩子優秀的或者是各種趣聞的時候,自己想誇獎自己孩子的欲望也總是累積在嘴邊,等待別人說話的空隙統統地爆發出來。儘管覺得走神不對,已經神遊已遠,儘管覺著聆聽別人家的孩子對對方更尊重,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了。
我實習的時候也是這樣冷颼颼的天,那個實習的學校給了我們一個大大的會議室,滿眼都是復習著考研的同窗們。我意志堅定地要去立馬投身祖國的教育事業,於是在一堆做考研題目的人之間看小說的我是那麼的百無聊賴的。帶隊的大學的老師如同我一般的百無聊賴,於是湊在一起各種聊天,帶隊老師給我講他家的各種事,他跟所有的大學男老師一樣愛自己的老婆,他老婆跟他談對象到跟他結婚,找工作什麼的種種的事情。
後來談完了他家裏所有可以談論的驕傲,話題終於到了我這裏,帶隊老師分析我的性格絕對不是女強人型,不適合到一線城市闖蕩去,離家又遠,萬一再找個不靠譜的男人這輩子就毀了。不如去個離家近點的二三線城市,生活壓力小點,找個好男人,樸實地生活去。我特虔誠地點著頭表示同意。心裏其實還在糾結,我怎麼就不女強人了,怎麼就不適合一線城市生活了……
輪到自己上課那天一早心跳就無法控制的快,腿腳發軟地走到教室門口的時候感覺天旋地轉的眩暈,後來開始講課才慢慢的淡定下來。整堂課也不知道怎麼稀裏糊塗的上完了,忘了是哪個老師說,第一堂課將是將來所有課的範本。小學時候剛寫作文的時候,老師也說,第一篇作文是將來所有作文的範本。那會特別迷戀語文老師的朗讀,覺得再糟糕的日記都能讓她讀得有聲有色。我爸在批評我日記寫得毫無意義的時候,我堅持認為是他讀得不夠有腔有調的,好多年後我還會把感受往日記裏寫的時候,覺得當年自己的堅持傻乎乎的可愛。沒有感受的文字用再華麗的強調也是白空,像身著華麗衣服的木有靈魂的軀殼如新集團
昨天的新聞資訊是“第一口奶”的事件當事人被懲罰。不曉得第一口奶是不是會影響這些寶寶一生所有對於乳製品的選擇,又不是毒品會那麼誇張麼,我對新聞事件本身就質疑。我好奇的是我家的茶仔怎麼對所有的乳製品都熱愛,無論是人奶牛奶羊奶,以及牛奶羊奶衍生出的優酪乳和各種牌子的奶粉。我於是越來越不愛看新聞了,主觀色彩都那麼濃的,另類的綁架。
扯遠了,實習的事還沒說完。那年實習的時候,跟我聊了好多天的帶隊老師最後一天聊天的時候表示,我這麼努力地陪他聊天解悶,我應該得到一個優秀實習生的榮譽。無比的受寵若驚,那是我大學裏唯一的一個榮譽,其實我的大學理應是受到表揚的,不作弊,不做作,不虛榮,看書是生活的唯一主旨如新集團
現在想來還是挺懷念那小日子,樸素的衣著,對於愛情的憧憬什麼的。工作之後真正的成了歌裏唱的那樣是棵樹的時候,二十出頭時候的壯志慢慢的就磨損了,意識到了自己的渺小,哪里是棵樹,就是根小草罷了,大樹的空隙裏分得點陽光,還要孜孜不倦地努力生活下去。
職業理想也在悄悄地改變,剛畢業的時候覺得應該成為一代名師什麼的,現在覺得能在自己努力下能讓學生感知到自然科學裏的平靜、奇妙和激情的力量,能讓他們在面對謠言的時候自己能努力的分析一下,而不是人云亦云,能讓他們在人生特無聊特繁瑣特不盡人意的時候,讀讀科學文章,感知科學帶給人們的平靜與熱情。
那樣便是最最實在的好了,那樣就是自己心裏最棒的生物老師了如新集團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